智慧路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智慧路灯 >

5G新基建背景下的智慧路灯投资方向(上)

发布日期:2021-05-18 22:47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我国政府大力推进智慧城市规划建设,不仅国家层面出台多个相关政策,多个城市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建设智慧城市。在智慧城市体系中,智慧路灯通过照明智能化、搭载5G微基站、视屏监控、LED显示屏屏、充电桩、传感器、音频扩音器等部件,完成城市照明、公安、市政、气象、环保、通信等多个行业的信息发布、搜集与交互,达到“多杆合一”、“一杆多用”实现城市公共空间的高效利用。此外,智慧路灯采集的数据不仅能够满足政府的城市管理需求,还将在未来产生更多价值,因而智慧路灯被视为实现智慧城市的最佳入口。

  今年,新基建开始进入热点布局期,其中尤以5G建设为关键标志。5G传输速度快,但是传输距离较短,要求基站密度增加。路灯作为天然的基站载体,在5G商用发展的浪潮下,成为解决5G微基站超密集组网需求的理想搭载物,而5G也成为智慧路灯推而广之的催化剂。可以预见的,智慧路灯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智慧路灯的雏形来源于政府在城市管理中的“多杆合一”需求,通过对路灯杆、交通设施杆、路名牌、导向牌等进行整合,将照明、监控、道路信息指示等功能集中在同一根杆塔上,能够减少资源浪费、避免管理分散、提高城市公共空间利用率、美化道路环境等等,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可以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随着城镇化发展速度的加快,智能化、交互化、信息化成为城市现代化发展的主要特征,智慧路灯通过搭载5G微基站等智能设备,满足信息技术、物联网发展的需求,未来无人驾驶、边缘计算等也需依赖分布在城市道路的智慧路灯。综合而言,智慧路灯因城市发展中政府管理需求而萌芽,也在不断满足城市发展需求的过程中完善自身功能,“多杆合一”是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大趋势。。

  我国5G技术研发主要集中在2016-2018年,并于2019年底正式开启商用阶段。5G采用毫米波,频率高波长短,绕射能力较差,因此在具有较高传输速度的同时传输距离有限,因此需要较为密集的基站布局。从范围、密度、间距等分布特点,以及电源配套、维护管理或安全性等角度考虑,智慧灯杆具备搭载5G微基站的天然优势,能够有效部署选址、电缆铺设、网络覆盖等问题。伴随着5G商用范围的不断扩大及成熟度的逐渐提高,微基站市场将催生大量智慧路灯需求,智慧路灯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行业将迎来快速发展。从全国各地智慧杆招标采购项目数量来看,近年呈现不断增长趋势,今年则由于疫情影响有所下降。但可以预见的,5G商用的推广将带来智慧路灯进一步的普及与发展。

  对智慧路灯行业发展起到助推作用的政策数量较多,按照政策的主要对象是否为智慧路灯,可以分为“间接”政策和“直接”政策。

  智慧路灯可应用于智慧城市建设、5G商用推广、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城市管理等方面,大量有关这些应用领域的政策“顺带”或间接的也为智慧路灯发展产生驱动力。以智慧城市为例,2012年住建部发布的《国家智慧城市试点暂行管理办法》就将照明系统列为智慧建设的子指标。智慧城市建设需要建立在通过“全域感知”系统采集城市运行各类数据的基础上,而路灯在城市中分布的位置、密度能够满足都十分契合城市数据采集需求。因此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也必将推动智慧路灯的发展。

  智慧路灯是多领域共享的基础设施,“多杆合一”是其典型特征。2019年工信部和国资委联合发布《关于2019年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集约利用现有基站站址和路灯杆、监控杆等公用设施”、“杆路、管道等设施共建共享”,虽未明确提出“智慧路灯”概念,但也对具有“多杆合一”、多领域共享特征的智慧路灯行业产生了直接的推动作用。

  由于智慧路灯承载的功能部件较多、涵盖范围较广,决定了智慧路灯产业链上的参与主体众多,并且由于行业发展处于初期阶段,整体成熟度不高,因此市场格局较为分散,尚未形成清晰的企业竞争态势。

  智慧路灯产业链上游主要是构成智慧路灯主体的相关环节,相比普通路灯而言,除了灯杆厂商、照明厂商之外,还涉及网络供应商、综合通信供应商、融合解决方案供应商等。其中智慧照明厂商通过采用电力线载波通信技术与无线GPRS通信技术等,实现对智慧路灯的远程集中控制,达到分时分区域调整照明亮度等功能;网络供应商提供5G等网络与运营服务;综合通信供应商则提供基站等供移动设备接入互联网的接口设备;融合解决方案供应商利用数据传输等技术链接各个智慧路灯形成路灯网络,将路灯终端采集的数据进行整合。

  1、市场格局:整体相对分散,但各主体类型内部则已有头部企业产生。智慧路灯在灯杆制造的基础上还需要智慧照明、网络、通信、数据传输等技术的加持,为中游各类设备搭载做铺垫,因此上游的参与主体类型也较多,市场格局整体上就呈现较为分散的局面。但是进一步深入各主体类型领域,例如灯杆厂商,则已产生头部效应,华体科技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65%以上,其他则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

  2、行业标准:智慧灯杆行业标准不明,产品质量不一。智慧路灯产业上游各板块大部分以信息技术为依托,智慧灯杆则更侧重与实体产品制造,但是由于目前行业发展时间较短,尽管上海、广东、湖南、江西、浙江、深圳等地相继出台了智慧灯杆技术规范的地方标准,但相较于全国范围而言大部分地区还未有明确的行业标准。此外由于地区差异大,对灯杆的材质需求不同,例如沿海地区风力大需要较高的抗风能力,江南地区湿度高需要较强的耐腐蚀性,因此全国范围对智慧灯杆的标准也难以跨地域统一,加大了明确行业标准的难度。同时由于灯杆领域中小型企业较多,在技术水平上普遍不足,因此市场上智慧灯杆产品质量也参差不齐,通用性和兼容性较差,易造成产业中游的设备搭载困难。

  3、商业模式:多方合作推进资源聚集。智慧路灯产业链上游各版块之间业务相对独立的同时也存在着较强的关联性,比如说基础网络需要通过综合通信供应商的基站发挥作用、智慧照明要与智慧灯杆共同组成真正意义的路灯等,因此多方合作是产业上游的主要商业模式。同时,由于网络及通信供应商一般为巨头公司,自带过硬的科技实力,对商业合作对象的实力也有一定的要求,优质商业合作资源的聚集势必会推动产业的发展向龙头企业集中。

  4、发展痛点:存量和增量之间的建设矛盾对政府顶层规划设计提出挑战。我国城镇化步伐的加快以及各领域技术的不断进步,对基础设施功能提升提出了新的要求,聚焦到道路及路灯等附属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不仅有新建增量工程,也有存量改造工程。在推进智慧路灯的全面落地的过程中,如何大规模道路开挖、重复建设的问题,对政府顶层规划设计提出了挑战。那么对于企业而言,则面临着智慧路灯建设项目进度受政府规划影响较大的潜在风险。